<acronym id='ohczq'><em id='ohczq'></em><td id='ohczq'><div id='ohcz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ohczq'><big id='ohczq'><big id='ohczq'></big><legend id='ohcz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<dl id='ohczq'></dl>
<span id='ohczq'></span>

<code id='ohczq'><strong id='ohczq'></strong></code>
  1. <i id='ohczq'><div id='ohczq'><ins id='ohczq'></ins></div></i>

  2. <i id='ohczq'></i>

    <ins id='ohczq'></ins>
    1. <tr id='ohczq'><strong id='ohczq'></strong><small id='ohczq'></small><button id='ohczq'></button><li id='ohczq'><noscript id='ohczq'><big id='ohczq'></big><dt id='ohcz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ohczq'><table id='ohczq'><blockquote id='ohczq'><tbody id='ohcz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ohczq'></u><kbd id='ohczq'><kbd id='ohczq'></kbd></kbd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ohczq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吳京:“我終於活成瞭他們害怕的樣子!”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1980年,在影壇小有地位的導演張鑫炎,陷入瞭絕望。他的電影《少林寺》前期投資的40萬港元打水飄,項目基本半廢。

          無奈的他決定破罐子破摔,啟用從沒有演藝經歷的專業武打人士,在彼時尚未火熱的電影市場賭一把。

          於是,17歲的全國武術冠軍李連傑,剃光頭發來到瞭劇組。

          2年後,電影《少林寺》上映,匪夷所思地以平均一毛錢的票價,拿下瞭一億六千萬元的票房。

          按物價換算過來,幾乎相當於現在的近60億。《少林寺》也一舉制霸中國電影票房30多年,被封為神話。

          就在李連傑剃光頭發準備進組的時候,一位年僅6歲的少年,被送進武術隊,成為李連傑的師弟,極不情願地拿起瞭刀劍,開始瞭自己的武術之路。

          初次習武,他鼻梁被打斷,8歲腦袋被開瓢,之後飛刀劃傷眼角,胳膊骨折,腿被打斷,總之身上幾乎沒有一塊地方沒被“修理”過。

          鳳凰涅槃,欲火重生。沒人能想到,曾因訓練受傷被斷定下肢癱瘓的男孩,最終還是滿身傷痕地爬瞭起來。

          30年後,他自導自演的電影《戰狼2》上映。抗炸彈,開坦克,以鐵血硬漢的角色,高舉中國國旗,整整拿下瞭近57億票房,似乎終於追平瞭當年他的師哥李連傑。

          榮譽裹挾著財富隨之滾滾而來。

          今年電影春節檔,功成名就的他受邀在《流浪地球》中客串演出。入組31天後,發現劇組太窮的他,自掏6000萬,投資瞭這部電影。

          最終電影憑借口碑在春節檔逐漸逆襲,截止今天,已經拿下近10億票房,成為春節檔日票房冠軍。

          而那個不要片酬,全程參與宣傳的演員,正是吳京,一個44歲仍被叫做“功夫小子”的鐵血硬漢。

          1974年出生的吳京,是滿族正白旗後裔,祖上世代習武。爺爺為吳式太極拳高手,父親擅長螳螂拳和九節鞭。

          據吳京自己說,咸豐年間,傢族裡還得到過皇帝賜予“武魁”的牌匾。

          和爺爺、爸爸一樣,吳京自出生開始就喜歡打打殺殺,一直擁有著自己的武俠夢想。和平年代裡鮮有戰事,吳京將目光投向瞭足球。

          吳京喜歡足球,一直到後來的《戰狼2》電影,他仍舊會在鏡頭前展現自己倒勾射門的精湛足球技巧。但小時候的足球夢,很快被頗有先見的父親扼殺瞭。

          吳京爸爸認定中國足球不會改變吳京的人生,他將年僅6歲的吳京,從綠茵場上,薅到瞭什剎海體校,拜李連傑的師父吳彬為師,學功夫。

          吳京年幼貪玩,吃不下練功的苦,掙紮著拒絕每天機械性的壓腿、打沙袋,紮馬步。常常趁師傅一個不註意,就溜回傢玩。

          倔強的父親沒有放過年幼的吳京,身手矯健的他將逃學回來的吳京一腳踹到大門口的墻跟,疼得吳京直不起腰。

          父親的這一腳,將吳京從懶散踢成瞭刻苦。此後兩年,吳京再沒逃過一次訓練,沒有偷過一次懶,不要命地練功,贏回無數榮譽。

          8歲,吳京拿到瞭全國武術比賽的冠軍,12歲,隨武術隊參加國際交流活動。同年,獲得瞭全國武術比賽拳槍刀冠軍。

          吳京的功夫路,看似走得順風順水,卻在14歲那年,被一場意外,徹底葬送。

          那一年,吳京因為訓練過猛,下肢受傷,被送進醫院。搶救過後,醫生向他的父母坦白:“這孩子沒救瞭,下半生估計在輪椅上瞭。”

          兩個月後,吳京奇跡般地從病床上站瞭起來。在醫生和護士的註視下,他一手扶著墻,一手扶著床,艱難地往前走瞭兩步。

          正是這兩步,讓吳京重新走回瞭武術隊,卻再難走回功夫比賽的巔峰。他的身體已無法承受高強度的訓練。渾渾噩噩四年之後,吳京無奈地離開武術隊。

          那之後,他去首鋼燒過鍋爐,在外喝酒跟混混打架。下海潮來襲時,又在北京西四開瞭個店倒騰牛仔褲。

          所有的失落和迷茫都寫在吳京的臉上。但吳京不知道的是,命運的劇本早已在暗中寫好,人這一輩子幹什麼,大抵都有定數。

          1995年,在功夫片撐起中國電影的時代,曾經《少林寺》的導演張鑫炎和國內武術指導大師袁和平商量著再拍一部功夫電影。

          他們找到吳彬,希望他推薦個小孩,復刻李連傑式的成功。曾經拿過多次全國武術冠軍,長相又不難看的吳京,被師傅從地攤上拽瞭出來。

          一臉蒙的吳京連劇本都沒來得及看,就被送進瞭《功夫小子闖情關》劇組。

          第一次見到攝像機時,吳京慌張地問:“我來幹嘛?”

          身邊的人告訴他,“拍電影啊,你是男主角!”

          吳京如夢方醒。

          在那部電影裡,毫無演藝經驗的吳京碰到瞭顏值巔峰的鐘麗緹,在劇中生澀地說出“I Love you”後,尷尬幾乎從屏幕裡溢出來。

          盡管收獲人生為數不多的差評,但這部劇卻讓吳京找到瞭自己人生的方向。他決定拍一部真正優秀的功夫電影,一雪前恥。

          之後的吳京重新開始瞭自己的武術訓練。他堅持不用替身,所有高難度動作必須親自完成。

          三年後,帶著滿身的傷痕,吳京等來瞭自己人生的第二部作品《太極宗師》。

          同樣是袁和平和張鑫炎打造,《太極宗師》一經播出播出,萬人空巷。24歲的吳京一躍成為傢喻戶曉的功夫明星。被所有人認定為“小李連傑”。

          但年少的吳京沒有意識到,被認定為李連傑的接班人成就瞭他超高的起點,但也成瞭他難以逾越的溝渠。這座山,他翻瞭整整三十年。

          在吳京接下來的十幾部電影中,他仍舊沿襲此前的戲路,以少林、武俠為主。人們看慣瞭古裝打打殺殺的套路,觀眾陷入瞭審美疲勞。

          幾年沒有出色作品的吳京也熬不住瞭。他看不慣內地影視劇行業粗制濫造的拍攝手法,也看不慣千篇一律的劇本和招式。

          更讓吳京絕望的是,功夫票房不再,僅有的幾個片約隻能容下李連傑,成龍等一線功夫明星。不管吳京服不服,中國觀眾實在難以記住如此多的功夫英雄。

          正如多年後仍在低谷的吳京在電影《西風烈》中嘶吼的一樣:“隻有我哥死瞭,我才能當警察,還是他媽的輔警。我他媽不服!”

          於是,悲憤的吳京決定遠走香港,在港片時代裡,淘上最後一塊金子。“倒不是因為特別喜歡港片,隻是內地實在沒有人願意拍功夫片,我沒有選擇。”

          2003年,盡管在內地的名氣讓吳京能夠跟導演、制片人坐在一張桌子上吃飯,但仍舊沒有人找他拍戲。

          吳京放下身段,每天去劇組蹲守,跟那些吃盒飯的群眾演員沒有區別。香港人眼中根本沒有這個曾經的武術冠軍。在香港待瞭兩年的吳京仍舊不溫不火。

          2005年,一個意外的機會,讓吳京遇到瞭同樣時運不濟的甄子丹,兩人在電影《殺破狼》中上演對手戲。

          彼時的甄子丹還沒有憑借《葉問》紅遍兩岸三地,吳京同樣在香港無人知曉。

          兩個孤憤被導演一眼看穿,攛掇兩人:“吳京你練功20多年瞭吧,甄子丹練瞭30多年瞭,你倆就別摟著瞭,真刀真槍的幹一場唄。”

          迫切渴望機會的二人,抄起傢夥就幹。

          整整45秒,連續拍瞭4次,被甄子丹打斷4根棍子,吳京幾乎握不住刀,而甄子丹也幾乎招架不住吳京快速的出手。

          但毫無疑問,兩人的這場打戲,在中國影史上,留下瞭極為精彩的一幕。

          功夫明星都渴望開啟屬於自己的功夫時代,從第一代武打巨星李小龍,到成龍的《警察故事》,再到李連傑的《少林寺》,《霍元甲》。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標志作品。

          而本就沿襲著李連傑戲路的吳京,剛一出頭,又遇到瞭風頭正勁的甄子丹,一時再難有所成就。

          深夜走在香港的街頭,看到漫天的繁星,吳京不知道屬於自己的功夫時代到底在哪裡。他不甘心,這輩子不能如此度過。

          他熱血的勁頭再次湧上來。他決定離開香港,回到內地當導演,拍一部開創自己時代的電影。

          曾經接受撒貝寧采訪時,撒貝寧不懷好意地拿著吳京1比1的塑料牌,讓吳京找出自己身上沒有受過傷的位置。

          吳京拿著筆比劃瞭半天,從耳朵後面找到一點好地,“這塊,這塊到目前還沒有修理過。”

          不管身體傷成什麼樣,吳京仍舊沒有收獲到人生中想象的成功。後來的事情正如名言所說:

          “一個人的成功不光要靠個人奮鬥,同樣也要看歷史進程。”

          2008年汶川地震,吳京跑到災區做志願者,結識瞭一幫軍人。並肩作戰讓吳京突然意識到,美國大片中頗為成功的軍人形象,中國內地影壇中,還沒有一個讓人記住的。

          像終於等到天亮的孩子一樣,吳京將幾乎所有的積蓄投入到瞭電影《狼牙》的制作中。

          在一系列精彩的廝殺中,吳京拍得痛快,但觀眾並不買賬。《狼牙》上映首周票房不過500萬,火熱的吳京被澆瞭一盆涼水。

          幸運的是,也是這部電影,讓他有機會認識瞭曾經《我是特種兵》的導演劉猛,此前他是南京軍區前線文工團影視部導演。

          隨後同樣對軍事題材感興趣的劉猛,邀請吳京參演電視劇《我是特種兵2》。

          這一次,吳京在部隊裡整整待瞭18個月,跟所有的真實特戰隊員一樣,5點半起床疊被子,出早操,35公裡越野跑,真聽真看真感受。

          2012年,《我是特種兵2》拿下瞭國慶收視率冠軍。吳京終於找到瞭突破口:“後來我就琢磨,什麼樣的角色能夠達到我的目標跟理想,軍人!”

          跌倒過一次的吳京,這一次幾乎將所有身傢都投入到瞭電影《戰狼》中,他賣房子,四處跟朋友借錢,想盡一切辦法,也要完成這部電影。

          朋友都勸吳京悠著點,吳京卻不這樣認為。已經到瞭不惑的年紀,吳京決絕地對自己說:“人生要是不為自己的理想堅持一回,那活著有什麼意義啊!”

          2015年,成本2000萬的軍旅題材作品《戰狼》上映,3萬發子彈,32輛坦克同屏出現,殲-10、武直-10 等好幾款現役軍用飛機,和五顆真實的導彈,炸開瞭吳京的電影票房。

          超5億的票房成績,讓中國電影市場第一次真正接納瞭主旋律電影。

          在資本市場展露頭腳的吳京,緊接著著手瞭自己的第三部電影《戰狼2》,他隱約地感覺到,屬於自己的電影時代可能要來瞭。

          他幾乎把命搭在瞭《戰狼2》裡。拍攝過程中,他26次潛水拍攝,開坦克,過雷區,不管身體被傷成什麼樣,吳京都咬牙堅持。不管周圍炸成什麼樣,吳京都面不改色地面對鏡頭。

          拼命的確是吳京成功的原因,但還不是全部。

          2017年,吳京帶著成本2個億的《戰狼2》回到瞭觀眾面前。正直2017年,種種國際爭端,撤僑事件徹底激起瞭中國人的愛國情緒。

          吳京將它運用到電影裡,像一根火柴扔到幹透瞭的觀眾面前。瞬間大火燃起,短短兩個月,吳京拿下近57億的電影票房,一戰封神。

          高處不勝寒。站在中國電影市場頂端,吳京備受質疑。有人炒作他助燃民族主義情緒,消費愛國主義;有人質疑電影本身“花樣殺人”。

          甚至有中戲的老師在采訪中為《戰狼》列出瞭5項罪狀,其中就包括:“劇情經不起推敲”、“劇本不成熟”等等。

          采訪的末尾,這位老師還不忘加一句:“作者本身是不是有點變態?”

          像陷入某種狂熱的情緒中,57億加身的吳京並沒有直視這種批評。

          在接受新京報首席記者王志安的采訪中,他言辭激勵地回應道:“我愛國你也抨擊我?我不管你是誰!我愛國!無罪!”

          但人們似乎忽略瞭,所有優秀的藝術作品,都是藝術傢對時代變革下,民眾情緒的敏銳感知,這是藝術傢最為重要的能力。

          就像電影結尾,吳京特意在中國護照上寫下:“中國人民共和國公民,當你在海外遭遇危險,不要放棄。請記住:在你身後,有一個強大的祖國!”

          這是吳京最滿意的一個鏡頭,他手舞足蹈的對面前的記者描述當時內心的激動。

          他少有慍色地說:“從您這開始,《戰狼2》要進入總結階段瞭,我《戰狼3》應該如何吸取。所有的批評,我回去仔細研究。”

          2019年春節,吳京無疑再次展現瞭這種敏銳的感知力,憑借《流浪地球》的票房逆襲,吳京再次走進公眾視野。

          而這部吳京投資、參演的電影,也逐漸顯現出強大的票房號召力。導演徐崢評價說:“真正裡程碑式的電影,世界級的。”

          甚至連曾經《阿凡達》的導演卡梅隆·安東尼都向這部中國最優秀的科幻電影送上祝福。

          誠然,從《戰狼2》到《流浪地球》,吳京終於用實力證明瞭自己。

          曾經無數人說:“李連傑的每一步都踩中歷史進程的時候,吳京每一步幾乎都踏空。”

          如今回過頭來看,吳京早已從李連傑的身影下,走瞭出來,成就瞭真正的自己。

          從年少時被認定下肢癱瘓,到在影壇展露頭腳卻錯過時代,再到遠赴香港一無所成。吳京整整花瞭44年,才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,開創屬於自己的電影時代。

          命運曾公平地賜予瞭每一個人機會,年輕時吃過的苦,流過的血,隻有經得起歲月打磨,時間洗禮,才能在時代浪潮中,成就真英雄。

          吳京也是這樣,從功夫小子,到票房冠軍,那些曾經看似不公的命運,到頭來還是一五一十,將曾經虧欠吳京的饋贈,還給瞭他。

          也正應瞭那句老話:“疾風知勁草,烈火煉真金!”

          文章編寫不易,請在評論區留言或參與討論,謝謝列位看官啦!